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母子江湖 1-2
母子江湖 1-2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1000部拍拍拍18勿入免费_香蕉视频在线精品视频_欧美另类极品videosbest]

地址发布页:

 第一

  万丈悬崖边,寒风凛冽。

  枯叶随风飘洒落下,掠过五个蒙面黑衣人的身前,只见五人一身夜行衣,围
着一个头戴斗笠的紫衣女子和一个不断咳嗽的少年。

  「诸位,尾随奴家多时,意欲何为?」柔美的声音响起,带着淡淡的责问。

  「呵呵,夫人何必说的如此严重,我等不过是仰慕夫人昔日的风采,想一睹
夫人的尊容,难道这点小小的要求,夫人都不肯成全吗?」蒙面黑衣男,语带笑
意的开口说道。

  「大哥,你干嘛和这个女人说这幺多,让老四绑了带回寨子,我们在好好地,
慢慢地去享受。」几个蒙面人中,其中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一边说一边发出淫
蕩的狂狼笑声。

  「嘿嘿嘿,大哥,我觉得三哥说的有道理,我们也别在这里浪费时间,就一
个娘们和一个病秧子,和他们墨迹什幺,让我和屠四哥上去,给这娘俩一块儿绑
了,我倒想要看看,传说中的武林第一美女,是不是真的有那幺多床上绝活。」

  「啧啧啧啧。」另一个蒙面男子做了一个擦口水的动作,随后用着无比低沈
的嗓音说道:「啧啧,我也很想知道呢。」

  「没想到一向眼高于顶的二哥,也有动心的时候,哈哈哈……」

  自我感觉掌握大局的五人,各说各话,悠閑地发表着自己的观点,但是目的
却是出奇的一致,那就是把那对面戴着黑色面纱的紫衣女子,绑了带回山寨。

  紫衣女子平如静水的目光没有任何波动,只见她伸出修长的纤手,轻抚着少
年的背脊,片刻后,见少年不再咳嗽,女子才松开手,擡眸冷冷的扫过几人,淡
淡地道:「奴家,何德何能,竟让几位英雄如此青睐。」

  女子莺啼燕语般的娇柔质问,让几人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会心的淫笑。

  「呵呵,夫人过谦了,武林美人榜高居第一的潇夫人,人称云落仙子的素嫣
云,试问天下谁人不知,夫人沈鱼落雁之姿,恐怕连三岁孩童都会有所耳闻,如
果不是显得太过唐突,我等早想去潇剑山庄,亲自拜访夫人。」黑衣人老大笑着
说道。

  一旁的老三目光淫蕩,上上下下不断游离在素嫣云身上,一袭淡紫色纱衣裹
身,把她丰盈窈窕的身段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俏脸虽有面纱遮掩,但阅女无数的老三眼睛何等毒辣,隐隐地能看到面纱下
那美轮美奂的绝世容颜,他越看越有股欲望邪火在体内不断翻腾。

  「如此极品,当真罕见,啧啧啧,这幺多年白白便宜了潇广淩这狗杂碎,看
来风水轮流转,是时候该轮到我们几个尝尝鲜了。」老三渐渐瞇起了眼,一边淫
笑着一边紧了紧手中的纹刀,同时给老四丢过去一个眼神,示意抓紧时间,该行
动了。

  「住,住口!不準侮辱我爹,我爹是大英雄!」狗杂碎潇广淩,这句话让一
旁病恹恹的少年,擡头怒视着几人,刚说完就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哈哈哈,大英雄?圣魔教派都已经快踩到他头上来了,他敢吭声吗,武林
盟主?我呸!」老四不屑地啐了一口痰,擡起头朝着稚嫩少年,乐呵呵地道:
「潇尘公子,良禽择木而栖,你不如就此拜我为干爹,日后干爹和令堂夜夜欢愉
时,定然分你一杯羹,让你也来尝尝,令堂曼妙酮体的万般滋味。」

  「哈哈哈哈,老四,你长进了,话都能说的这幺漂亮了。」

  「你,你们……」被称作潇尘的少年,惨白的稚嫩小脸泛起了一丝病态的潮
红,从小嘴里喷出了一口墨黑色的鲜血,急火攻心顿时昏了过去。

  那鲜血在落地之际隐有一丝冰冷寒气翻腾,扶住潇尘的绝色女子素嫣云顿时
大惊,立刻牵过他的手,灌入内力为他细细检查一番。

  潇尘,面容稚嫩的清秀少年,在小的时候身上就有一种怪病,每隔三年便会
病发,病发时,全身发寒,眉上结霜,整个人如同落入了冰窖一般,先天体携寒
气。

  而这怪病一年比一年来的早,一次比一次严重。如今才过去两年半,而潇尘
体内已然开始有了寒气,这是病发的前兆。

  怎幺会这样?

  素嫣云俏脸紧皱,凝聚着内力通过柔软的掌心,源源不断的传了到了潇尘的
体内,用内力把他体内的的寒气压制下来,但这毕竟只是权宜之计,按照目前的
情况,最多半个月,潇尘体内的寒气将会全面爆发。

  趁着素嫣云运功疗伤的片刻,蒙面五人已经逐渐将母子二人包围了起来,几
人望着素嫣云修长纤细的身姿,眼瞳中都时不时地闪过一抹淫亵。

  就在蒙面人距离两人仅仅只有十多米距离之时,素嫣云终于收回了内力,俏
脸满是心疼,动作轻柔地为潇尘拭去了嘴角的血迹,随后将其安放于地。

  随后转过身,望着几人微蹙着秀眉,这世道在圣魔教派灭亡刚複燃之际,居
然就开始出现了乱世的征兆,魔教邪派果真是武林难渡的浩劫。

  素嫣云双眸凝神,冷下声道:「淫匪,妄断江湖事,注定要为自己的胡言乱
语,付出沈重的代价,潇剑山庄,嫣云,代夫替天行道。」清冷淡雅的声音,从
素嫣云温润小口吐出。

  「哈哈哈哈,夫人真是好大的口气,莫不成是想与我们夜战花烛洞房,凭一
人赤裸雪白之躯,与我们周旋至精疲力尽。」舔了舔嘴唇,老三眼里的淫光更盛
了,脑中俨然已经开始有了想象,浮现出了无比刺激的香艳场面。

  「美人榜第一的素嫣云,果然气质绝美,非一般女子可比。」一向三思而行,
做事谨慎的老大,此刻也不禁被素嫣云的美色沖昏了头脑,口中不断赞叹道:
「你让我心动的已经把持不住了,我此刻非常想看看,仙子倒在我裆下的模样。」

  「嘿嘿嘿嘿。」老三用着淫笑赞同着老大所讲,同时,一只手探到了裆下,
抓了抓已昂首挺胸的胯下之物,神情亢奋的说道:「大哥,我想云落仙子赤裸的
样子,那种场面一定非常诱人。」

  「酥胸,纤腰,长腿……」

  蒙面人各说各话,试图用言语和行动来激怒素嫣云。这是他们一贯的作战手
法,扰乱对面敌人的平常心,人只要开始浮躁,那必然会露出破绽,再去抓时会
来的容易的多。

  美人榜第一的绝色女子可不单单只有美色,身怀的武功也同样不可小视,他
们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清楚的。

  几人地算盘打的是劈里啪啦很响,可人算不如天算,蒙面五人组这次的扰敌
之计注定要失败,素嫣云俏脸平静如初,未有一丝波澜,只见她擡起纤细玉手,
从不堪盈盈一握的柳腰处,摘下了悬挂着的一柄凤羽佩剑。

  「潇剑山庄素嫣云,请赐教!」

  纤手握剑的那一刻,淡然出尘的气质瞬间变得淩厉了起来,紫色的绸缎裙摆
随着体内真气激蕩,瞬间在周身四处空飘了起来,远处看宛如一朵红尘俗世中盛
开的紫莲,身姿极美。

  未等几人再逞口舌之能,素嫣云玉脚轻踏,向前骤然使力,身形化作一道紫
色倩影,几乎是几个呼吸间,便是接近了蒙面五人。

  「云落十方!」女子冷清淡然的声音响起。

  同时,一道道形似白色羽毛般的剑气,快如闪电般闪烁而出,以迅雷不及掩
耳之势,徒然打向蒙面几人,九十九道剑气形成了空前绝后的白羽剑域,蒙面等
人的所站之地瞬间蕩起万丈尘埃,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没留给他们反应的时
间。

  只有蒙面的大哥和二哥,在千钧一发之际,弓腰猛退,另外三人瞬间被淹没
在了尘埃之中,混乱中,只听见尘埃里三人惊恐的怒吼:「这不可能!!!」随
着几声痛苦的惨叫过后,尘埃之中便是陷入了死寂。

  暴退数十米的二人,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还未等他们有所动作,那道曼
妙紫的色倩影,已然突至两人眼前。

  只见一条白皙娇嫩的皓腕,轻轻恍过,凤羽刀刃寒芒乍现。

  惊诧中的两人,反应也极为迅速,纷纷提刀格挡,同时脚下用力又急退数米,
能看得出武功明显要比之前三人强上不少,两人目光作了短暂交流,一左一右闪
身,彼此长久以来的磨合,使得他们熟练地形成了夹击的攻势。

  「这,这是什幺?怎幺可能会有如此威力。」老二目光有些惊恐,不敢相信
眼前发生的一幕。

  但此刻却是没人能给他解惑,只见一阵刀光剑影掠过,蒙面两人在短短一瞬
便是落了下风,处境十分窘迫,狼狈招架着素嫣云淩冽的攻势。

  素嫣云白羽般飘逸的剑气飞舞,盘旋的剑气如飘撒的落叶般,尽管两人在竭
力抵挡,却也是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剑气所伤。

  老二眼里涌上一抹惊恐之色,颤声道:「这,大,大哥……」在他苦苦支撑
时,蒙面老大那边也已经快要坚守不住了。

  素嫣云的淩厉攻势,落下时已断绝了他们的退路。老二眼看被逼上绝路,怒
吼一声,使出了独门绝技:「三末斩!」随着他的怒吼,那柄巨刀上的血腥剑气
一分为三,同时斩向了三个方向。

  看到老二使出了绝招,老大也是丝毫不含糊,猛地咬破舌尖,口中喷出一口
精血,吼道:「血杀决!」顿时内力暴增,身形骤然间提升了数倍,闪烁般沖向
了那道曼妙倩影。

  素嫣云脚尖轻踏,一个飘逸闪身,瞬间避开了两人的雷霆一击,但面纱却在
此刻被剑痕划落,万缕青丝飘扬,露出了面纱下,那一张精致得没有丝毫瑕疵的
脸蛋,明凈清澈的眸子轻扫,眼波流转间,极为动人。

  两人一眼就被惊艳到了:「美!太美了!没想到此女,竟能美艳到如此程度。」
难怪武林中人只要一提起素嫣云,无一不为之倾倒,这要是能搞到床上……

  两人恍神间,一阵白羽剑影闪过,蒙面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身首异处。

  凤羽无痕,闪着寒芒的刀刃上,连一丝血迹都没有留下。两人还保持着站立
挥刀的姿势,直挺挺的一动不动,片刻后,轰然倒地。

  刀剑入鞘,素嫣云纤手锊开飘落在额前的青丝,悬崖边的寒风,驱散着空气
中淡淡的血腥,紫色裙袍微蕩,轻轻地贴在玲珑娇躯之上,显得凹凸有致,极为
诱人。

  三个被「云落十方」击中的蒙面人,无一例外,全身是血倒在地上,奄奄一
息,唯一还能转动的眼眸,侧着目,望着那道的紫色倩影,本来垂死黯然下去的
目光,突然间如回光返照一般,迸发出淫秽的光芒。

  素嫣云经过三人时,淡淡的看了一眼,清冷的声音,从那诱人红唇中吐出:
「武林败类。」旋即玉手握剑,剑气出鞘,又是三声破空之声,白色如轻羽般的
剑气一闪而逝,地上三人在这时也是失去了生机。

  做完了这一切,素嫣云回到少年身边,又细细地为他检查了一番,觉暂无大
碍这才稍松口气。随后起身,了望着万丈悬崖处。

  「依墨长老描述所言,应该便是在这下面了。」美眸流转,素嫣云喃喃低语
道。

  墨玄,潇剑山庄二十年前挂名的荣誉长老,此人在外游历时,在万丈悬崖处
发现一处洞窟,洞内巖壁通红炽热,触手隐有淡淡余温,往内千余米,有热浪扑
来,随后又往内万米,炙热加重,只觉身处火炉,驻足思量许久,最后未敢贸然
深入。

  数月前,四处游历的墨玄,途径潇剑山庄,便对庄主潇广淩说起了此事。潇
广淩当下大吃一惊,旋即想到了一个事情,洞热如火,那对体质阴寒的潇尘来讲,
未尝不是一个好的机遇。

  潇广淩当即拍案,决定前往,可还未等几人动身,便发现多名圣魔教徒,出
现在南麓下的龙泉镇,多次上山查看路线,同时,各大门派也是传来了同样的消
息。

  沈寂数年的圣魔教派,仿佛在一夜之间死灰複燃,对整个江湖展开了隐匿的
行动,它蛰伏的举动如数年前一般,正静悄悄地策划着一个大阴谋。

  身为武林盟主的潇广淩责无旁贷,连夜通知各大门派,齐聚潇剑山庄。大家
也都很清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江湖上免不了又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关乎整个江湖的存亡,各大武林高手都在作着準备。

  素嫣云也是心如明镜,很清楚这是在关键时刻,可也明白潇尘体内的寒气,
亦不可久拖。此次前去路途遥远,福祸未知,和丈夫商议后决定带着潇尘只身前
往。

  经过数月奔波,素嫣云母子二人,才堪堪赶到蜿蜒山脉的万丈悬崖:青丝崖。

  「青丝崖。」

  「青丝情丝,伴守白发,佳人薄命,侠殁枯崖。」望着崖碑石,素嫣云轻轻
的念出了声。这崖碑石不知是何人所铸,上面的文字气势磅礴,一笔一划苍劲有
力,从残破不堪的程度来看,此碑至少有数百年历史。

  崖间云雾缭绕,白色的云层不断地翻腾而上,素嫣云玉手缓缓探出,轻轻握
了握四处飘过的云雾,能察觉蕴含其中的一丝暖气:「果然事出反常必有妖。」

  旋即,轻轻抱起昏迷中的稚嫩少年,内力护身,脚踏青莲,纵身跃向了青丝
崖,旋即消失在了浓重的云雾之中。

  处在白雾中的曼妙倩影,一条修长的雪白玉腿伸探而出,连连轻踏陡峭巖壁,
调整着落点的位置,在下坠千米后,脚尖在山巖之上轻轻一点,随着一声轻呵,
轻盈的落在了突起的巖壁上。

  立在山崖突壁上的素嫣云,眼前赫然有着一个洞窟,洞外长着几棵古老的参
天大树,粗壮的藤根缠绕着洞口,轻轻地稀释着里面散出的余温。

  她驻足观察了一番,随后玉腿轻擡跨进了洞内,入洞后便将昏迷中的潇尘轻
轻放下,擡起水灵的眸子观察着炎洞的情况。

  翌日,潇尘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温热流蕩的洞窟,他一边咳嗽着,
一边困难地支撑着巖壁站起身,环视着四周各处,寻着娘亲的蹤影。

  正当他準备往洞内走时,一道曼妙优雅的倩影,宛如绝色仙女般从天而降,
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落至与山崖洞窟的入口。

  素嫣云纤手捧着一片荷叶走了进来,绿色的荷叶里放着各色的野果子,瞧见
潇尘已经醒来,她轻笑了笑,红唇微启:「一晚没吃东西,饿了吧。」说着温柔
地把果子递了上去,示意着先吃点东西。

  「娘亲,这里是?……」稚嫩的声音还有些迷糊,开口问道,随后潇尘似乎
想起了什幺,白皙的小脸浮上了一抹惊讶,「这,这难道是墨长老口中,所说的
炎热洞窟?」

  望着满脸惊讶的儿子,素嫣云点了点头,旋即抿了一下小巧的红唇,轻笑道:
「尘儿,我想你一定是个被上天眷顾的宠儿。」

  历经数月,终于寻到了目的地,连素来清雅的素嫣云,也忍不住轻笑着说了
一句戏言。

  潇尘心里可清楚了,真正宠他的不是上帝,是眼前俏丽脱俗的娘亲。他笑着
接过了素嫣云手中的荷叶,一边忙为她找了干凈的空地歇息。

  两人席地而坐,开始享用鲜嫩的果实,几颗水润的红色果实下肚,潇尘感觉
已没那幺饑饿,便开口道:「娘亲,我们现在要进去吗?」

  「现在吗?」侧头略微思考一下,旋即牵过潇尘的手检查了一番。半晌后,
素嫣云昂起精致淡雅的俏脸,摇了摇头道:「还需再等些时日,现在你体内寒气
还未开始凝聚,此刻进入怕是太过冒险。」

  按潇尘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进去了也得立马逃出来,昨夜已去洞窟内查探
过的素嫣云,很清楚洞内炙热的程度,在没有寒气破体时,潇尘定然是抗不住的。

  「一切听从娘亲安排。」潇尘乖巧的应了一声。

  时光飞逝,连过数日。

  这几天来,素嫣云每天都会用内力护住潇尘的心脉,同时检查着他的身体情
况。能明显感觉到,潇尘体内的寒气在凝聚增多,隐隐地有溢出体外,两人决定
开始往炎热洞窟里深入。

  一连走了千余米,才感觉身体不再像之前那般冰凉,潇尘便是停下了脚步,
让炎洞内的炙热洗蕩着冰凉的身体。

  「娘亲,你感觉怎幺样?」身体内的寒气使得潇尘微微颤栗着,口中不断吐
出冷气。

  洞内热浪似乎有着某种节奏,缓慢且不间断,一阵阵轻轻涤蕩而来,素嫣云
微感炎热,白洁的额头上已经有了丝丝香汗,她擡起纤手轻拭了下,旋即微笑着
道:「有点热。」

  「要不,娘亲就去外面歇歇吧,我一个人会小心的。」素嫣云香汗淋漓的娇
嫩模样,让潇尘很是心疼。可能是担心娘亲会拒绝,潇尘在略微沈默了下后,又
再次重申道:「我会小心的。」

  素嫣云哪里敢放心让儿子一个人待在这地方,这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出来的,
她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碍事,虽然洞内炎热,但是尘儿身上凉凉的,娘亲挨
着点尘儿,就不会感觉太热了。」说罢,纤手探出,轻轻地挽起了潇尘的手臂,
旋即美眸微瞇,道:「这样就可以了。」

  手臂上突然间感受着转瞬即逝的两团柔软,潇尘有着霎那的失神,小脸腾的
一下,升起一抹淡淡的醉酒红,口中支支吾吾的「嗯」了一声,随后侧过微烫的
脸都不敢再去看一眼。

  殊不知自己无意的举动,被儿子占了大便宜。此时的素嫣云,只感觉儿子还
泛有体寒,贝齿轻咬着红唇,柔声道:「尘儿,我们再往里走走吧。」落落大方
的轻笑了笑,轻挽带他缓步往里走去。

  行走之间,挨着的两人难免有所触碰,潇尘紧张的手肘变得有些僵硬,似乎
在小心避免着,可无意间总会碰触到一些温润柔软的东西,那股美妙的触感,使
得稚嫩小脸愈发通红了起来。

  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两人的背影逐渐融入洞窟的黑暗里……

  一晃数日过去,这些天来,素嫣云每晚都会轻依着潇尘冰冷的身子入睡,这
里对她来说实在太过炎热,幽静的深夜,一阵阵的热浪缓慢地从深处席卷而来,
抚蕩着她玲珑窈窕的身姿。

  熟睡中的素嫣云,不禁轻皱了下黛眉,转了柔若无骨的身子,将那冰凉压在
了身下,可能还是感觉有些炎热,她又将身子轻挪了挪,曼妙娇躯轻盈地趴在了
上面。

  淡淡的幽兰香体,嫩滑的柔软触感,使得潇尘从睡梦中悠悠转醒了过来,当
他看清楚情况后,小脸猛地一下赤红滚烫,呼吸在一瞬间也是有些困难。

  只见此刻的素嫣云,丰腴的娇躯紧紧地贴着潇尘,呈现着诱人的曲线,一条
性感雪白的美腿,从素裙下若隐若现地伸探出来,正亲密地挂在潇尘身上,两人
以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睡在一起。

  这般肆意的慵懒睡姿,出现在清雅高贵的素嫣云身上,显得分外的撩人。

  潇尘已经看呆,小腹处犹如有一团火焰在腾烧,胯下的坚挺巨物变得不受控
制,在一点点逐渐变大变粗,当它终于仰首挺立高高撑起时,不可避免地抵在了
一处极为娇嫩的温润之地。

  甜睡中的素嫣云,似乎感觉到了什幺,纤长的秀眉微蹙了蹙,俏鼻中隐隐发
出了一声诱人呻吟声。

  被这声软绵绵的呻吟声刺激得浑身打了个哆嗦,潇尘骤然间吓的僵直了身体,
一动也不敢动。

  他很清楚自己触犯到了绝美娘亲的哪里,那是令武林中多少人魂牵梦绕的的
神秘地带。

  胯下的一根庞然的炙热巨物,毫不留情地抵在了入口处,两者之间仅仅隔着
一层轻薄的素衣,如果失去了衣物的遮挡,巨物和蜜穴此刻可能已经进行着零距
离接触。

  私密处,零距离接触?自己……和娘亲?

  潇尘满脸通红,从小的时候开始,娘亲素嫣云在他心目中,就是那种只可远
观的绝美仙子,出尘脱俗,不食一点人间烟火,他哪敢想过,有天会和娘亲有着
如此亲密无间的接触。

  哪怕只是无意间的轻触,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亵渎仙女的流氓行为。潇尘从来
没敢想过,自己也会贪恋美色丧失理智,对娘亲做出这般无耻举动,他面红耳赤,
心跳猛颤。

  「额呼,呼……」潇尘仰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极力克制下体莫名的邪欲,
目光却是再也不敢看去趴在身上的娘亲,哪怕只是悄悄地去扫一眼。

  对他来说这不仅是撩人美色的诱惑,还有世俗人伦的沖击。

  难熬的一夜,终究无法安然入睡。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