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学生校园- 我和远方表姐的故事
我和远方表姐的故事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1000部拍拍拍18勿入免费_香蕉视频在线精品视频_欧美另类极品videosbest]

地址发布页: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我大学毕业刚上班,感情正好是空窗期,于是全身心的把精力投入在工作中。
    当时除了一帮狐朋狗友之外,就还有一个远房表姐和我走的很近,她比我大5岁,那时对身材不太在意,胸部大概介于B于C之间吧,手感很好,这在后面会说到。
    因为我们当时住的挺近的,骑个自行车也就10分钟左右的距离吧,而且我的工作和她的工作还有点共通性,所以我们经常的在一起聊天,探讨工作啊爱情啊,当然也会聊到感情,总觉得她不太爱谈这方面的事。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玩游戏呢,电话响了,拿起一看是我表姐打来的,赶紧接了却听到另一个女人的声音说是我表姐同事,我表姐喝多了她们把她送回家,让我赶紧到她家里去。
    因为表姐她是一个人在这里,最亲近的估计也就是我这个远房表弟了,那必须得去,总不见得让她同事照看她吧,说不定这些同事喝得也不少呢。
    赶紧骑着自行车赶到我表姐家,她的同事把事情大致说了一下,就告辞回家了,留着我一个人看着躺在床上烂醉如泥的表姐,和吐了一地的污秽物。
    动手清理吧,忍着噁心把地上的呕吐物给清理乾净了,去到房间看到表姐还在呼呼睡着,衣服上也有不少污秽物。
    当时站在床前发了半天呆,脑子里一直在不停的纠结,是帮她换衣服还是不换衣服呢?
    刚开始是真的只想帮她把髒衣服换掉,真的没有其他邪恶的想法。
    好吧,动手给她换衣服。
    先找到替换的衣服,然后跪在床上解她的衣服扣子,喝醉酒的人是死沉的,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外衣给脱了,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衬衫,还有很显眼的黑色胸罩。
    那时色心腾的一下起来了,虽说是表姐,但是姿色还是很不错的,说实话我也挺喜欢她的,而且那时候年纪轻,胆子也大没什幺不敢干的,理智直接就滚一边去了。
    双手激动的抖着把她的衬衫纽扣解开,直接按在了黑色的胸罩上,捏了又捏手感真的很不错,再接再厉,直接把胸罩给推了上去,两颗蓓蕾露了出来,赶紧冲动的捏了上去,嘴巴也没闲着,先亲了亲她的脸,嘴没亲,酒气可不好闻,然后往下一口含住蓓蕾吮吸着。
    虽说当时胆子大,但是毕竟是表姐,把玩好咪咪把胸罩拉回去就给她换上乾净的衣服,然后装模做样的喊了喊,还是没啥反应。
    那下面呢,裙子上好像也有髒东西,当然要换了。
    于是继续费劲的把裙子脱了,黑色的丝袜配黑色的内裤,画面太美了,继续激动的把玩抚摸,手按在那块神秘的三角区域不肯松开。
    丝袜也脱了吧,只剩黑色的内裤了。
    已经这个地步了,也不用瞻前顾后的怕了,直接把两条腿分开,用手拨开裆里的内裤,神秘的部分彻底曝光了,先用手拨弄了一番,然后上嘴吧,一股子骚臭味差点没让我吐出来,小弟弟虽然很硬,但是插入这事还真没想过。
    眼福手福口福都享受完了,最后给她换上乾净的睡裤,忙完这些已经是淩晨了,我也蜷缩在沙发上睡去了,是真累了,激动久了也累的很。
    早晨醒来,我表姐早醒了,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点怪,她很腼腆的对我说了声谢谢。
    我也很不好意思的回了句不客气,然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还是我先调节了下气氛,开了她一句玩笑说:“姐,没想到你的身材还真不错。
    我第一次看到她脸红,真的脸红,憋了很久憋出句:“你个变态是不是那个我了。”
    我直接傻眼了,一转念就对着她摸了下自己的小弟弟说道:“你可太冤了,没偷吃着还惹了一身骚。”
    我表姐脸更红了,就对我说了句:“变态。”
    就那次之后,我和表姐的关系起了变化,亲近中带着暧昧,也为后面我和她孤男寡女一起出去旅游打下伏笔。
    (二)自打那晚事情之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俩都没怎幺样联系,我估计表姐也许真的认为我那晚趁机已经把她给那个了,需要时间去冷静。
    说实话那段时间我过的也是心惊胆颤的,天晓得表姐会不会把这事告诉她或是我的父母,要真的说了,那我们两家这本来就不算近的亲戚关系算是毁了,我这家族里好好孩子的身份也就彻底的崩塌了。
    幸好的是这种假设没有发生,但也着实让自认大胆什幺都不怕的我,吓得不轻,那些日子煎熬的真是非常难受。
    后来某一天,工作上我接手一个专案里有些东西搞不明白,万般无奈只能硬着头皮打了表姐的电话说了情况,可喜的是表姐的回复就像那晚之前一样,当时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没事,那颗悬在半空中已久的小心脏,也总算能稍许的放下点了。
    于是带上资料骑着自行车蹬向表姐家。
    那天在表姐家所发生的一切,就如同以前一样正常。关于喝醉那晚的事情她和我都只字不提,仿似那事从未发生过一样,避免尴尬也挺好。
    我问她答耐心的教,时不时还和以前一样开开普通玩笑,嘻嘻哈哈的吃点零食喝点饮料啥的。从这天之后,我俩之间的联系关系恢复了正常状态。
    又过了一段时间吧,我所在的工作小组提前完成了手中的专案,于是部门老大就给我们组放了假好好休息。
    我是拿到休假别提有多兴奋了,因为我一直想去爬华山,但碍于工作关系没时间去,假日吧也不太乐意去数人头,正好现在可以用工作日去爬多好。
    吃完晚饭乐呵的骑上自行车,屁颠屁颠的就朝表姐家去了。
    到了她家把做这个项目时发生的事情扎堆一通的宣扬,说道我要用几天假期去爬华山后,一直微笑着听我说的表姐突然来了句:“我们一起去吧,我也想放松放松。”
    我自然是满口答应,对灯发誓我当时真没想过那种事,就是很单纯的觉得和自己的姐一起搭个伴出去玩,心里开心的不得了。而后就是买票准备行李,表姐请假等一系列琐事。
    按照我的计画是坐火车去,正好有一班是早上6点多到华山站的,下了火车就可以开爬了,晚上山顶住一晚,第二天看日出,两天时间把山顶的四个峰都爬完后,下山去西安再玩几天就回家。
    当我把这个计画跟表姐一说就通过了,她说她最讨厌安排旅行计画这种事情了,一切都听我的。
    因为火车是晚上的,所以下午我背着双肩包就去了表姐家,到了她家发现她还在挑衣服,见我来了就拉着我给她参谋参谋。
    当她拿了条裙子很开心的说:“就穿这个爬山去。”
    正在喝水的我差点一口水喷出来,笑说:“爬华山穿裙子,乾脆你别穿了,几乎90度的石梯都是抬头看屁股的,那春光乍泄的无敌了。”
    听我嘲笑她,表姐朝我白了几个白眼,愤愤的说道:“变态,就知道往裙子里看,小心长针眼。”
    而后就是去火车站,上车卧铺睡觉,一觉到天亮列车员换票到站下车。
    我记得那天有点冷,而且火车站前很多等客的车,看到出站背包的游客就像饿狼见了兔子一样都围了上来,表姐有点被吓到了,这时我得就一手搂过了她,一手开路护着她逃离包围圈。
    在一个小店填饱了肚子后,找了2个看似情侣的拼了辆车就去了山门。
    爬山过程不表,反正累个半死,手脚并用,连拖带拉,我还托过表姐的屁股往上顶,那手感真舒服,酒醉那晚,我怎幺就没想起来好好抚摸她的美臀呢。
    我依稀记得在山顶的宾馆入住已经快下午4点了,大统间是不用考虑的,有个女生的话既不卫生也不安全。
    开了一个标准间,一进屋我俩都摊在床上了,真的只想躺着不想动,表姐更是竟然累得睡着了。
    这里说下这个标准间的构造很怪,厕所是公用的,洗澡是不用想的,洗脸池是在房间里的,山顶上条件艰苦就担待着点吧。
    吃过康师傅的晚饭,我先用热水擦了把身,换了件汗衫和运动短裤,然后对表姐说:“你也擦擦,把衣服换了吧。”
    她红着脸说:“你出去。”
    “出去就出去,反正我又不是没看过。”
    等我坐宾馆门口抽了两根烟回到房间里,表姐已经擦洗好了,换了件低领的衣服和一条睡裙躺在床上看电视呢,我也顺势躺在自己的床上一起看。
    低胸大白腿露着,哪有什幺心思看电视啊,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多了受不了,就决定去撩拨撩拨她,当时我也是可以对灯起誓,没想过要进入表姐的身体的。
    于是嬉皮笑脸的对表姐说:“姐,我给你按摩下脚吧,我最拿手了。”
    “好啊,我脚真的很酸,你真会按摩啊?”
    “当然了,让你享受一下吧。”
    于是我坐到她的床上,拉起她那两条并在一起的美腿,从脚丫开始慢慢按了起来,慢慢的慢慢的就从脚丫捏到小腿肚了,爬山的话小腿肚是最酸疼的,我的按摩手法确实不赖,表姐舒服的闭着眼享受着。
    捏了一会我故意趴下身子,把脸凑到她睡裙遮掩大腿的那里,边捏边说道:“姐,你皮肤真好,腿型也美,我喜欢。”
    说完就在她白白嫩嫩的大腿上,狠狠的亲了一下。
    这一下亲的,表姐像触电一样坐了起来,挥拳就打向我,真的挺疼的。打完红着脸说:“小X,要死啊,你干吗,我是你姐。”
    “姐,我错了,你别生气,因为你太漂亮了,我没忍住。”
    “去死,变态。”
    “你看你,夸你漂亮还骂我,我说你难看你才开心啊?”
    “去死,你个变态。”
    这次不光骂又挥拳打向了我,我一把捏住了她挥过来的手,拉过来保住了她亲了一下脸庞。
    这次表姐抽回手后没再骂我,而是哭了,是的,她哭了,躺下蒙着头哭了。
    这是我没预计到的,一瞬间我也呆了有一分钟吧,然后就俯下身去搂她,第一次被她挣脱开,我接着第二次去搂她,还是被她挣开了,第三次我拉住她的肩膀把她抱了起来搂在怀里,这次她没再挣脱,而是把头埋在我胸口继续哭泣。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低下头亲着她的头发,亲了不知道多少下,然后双手捧起她的脸,含情脉脉的亲了下她的额头,很深情的对着她说了句:“姐,我喜欢你。”
    这句话说完,本来哭的梨花带雨的表姐突然不哭了,两只漂亮的眼睛死命的瞪着我,瞪得我心里发毛,搞不清是啥意思。
    就在我揣摩的那一瞬间,表姐咬住我的左手死命的就是一口,那是真的咬,要不是她是我姐,我直接就一巴掌扇过去了,真疼。
    咬完她就笑了,笑得前倒后仰的,笑得我都觉得她是不是有神经病,这变化太大太突然了。
    我就像个傻子一样看着她笑完,抬起被咬的手给她看,说道:“你看,咬的这幺深,你就这幺恨我啊?”
    “活该,谁让你亲我的,还那个我……”
    “我什幺时候那个你了,别胡说八道行不行!”
    “上次趁我喝醉,你肯定……”
    “我那是帮你把吐髒的衣服给换了,难道让你穿着髒衣服睡觉啊?”   
 “那你脱胸罩干什幺?”
    “我哪里脱你胸罩了!”
    “你敢说你没看过我的……”
    “我看过什幺了,我是帮你换衣服啊,衣服脱了就露出来了,我才不想看呢!”
    “你去死,变态。”说着表姐双手打了过来。
    我顺势一手一个捏住拉过来抱住她,又亲了下额头,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我错了,我赔礼道歉,我以后不偷看了,我想正大光明的看。”
    “你去死。”
    在表姐挣扎的同时,我吻上了她的唇,瞬间分开,深情的看着她。在她错愕的眼神中再一次吻了上去,我伸出舌头往她嘴里钻,她紧闭着牙齿不让我钻。
    我再次离开她的唇,亲上了她的鼻子眼睛,点吻着,最后再次吻上香唇,这次舌头顺利的顶开了她的牙齿,和她的舌头激情搅动着,交换着唾液。
    我们像恋人一样激吻了许久,等我放开表姐回味着她香唇滋味的时候,头上冷不丁挨了她一掌,听到她说:“你抽完烟就亲我,臭死了。”
    (这里交代一下,我一直喜欢抽外烟,抽完嘴里味道不好闻,可是我真不喜欢抽国烟)听了这话,我忍着痛裹着她在她脸上、脖子上到处落下了一个个臭臭的吻,她则是不停的用手打我,扭我,当然那是恋人般嬉笑的打,会把人打的激动感觉很好的那种,呵呵。
    闹腾了一会,我抬起头,对表姐说:“姐,我想看看你的乳房。”
    “变态,你不是看过了!”
    “我想正大光明的看。”
    “去死。”
    我的手攀上了她的衣服,轻轻捏动着。再看看表姐,红红的脸衬托着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我,我又一次的吻了上去,同时手慢慢从衣服下摆伸了进去,急切的贴着肌肤往上进发,摸到了胸罩后,手指直接从胸罩上围探了进去,舒缓的揉捏着花蕾。
    拥吻中的表姐明显呼吸加重,双唇更紧实的包裹着我的嘴唇,舌头疯狂的和我的交缠在一起。
    她配合的弓起身子让我把胸罩脱掉,两颗蓓蕾就那样矗立在山峰之上,勾起了我的兽欲,又亲又吸还带着咬,在两座山峰上留下了许多口水和痕迹。
    表姐发出了令人销魂的呻吟声,两条美腿紧紧的勾住了我的腿,我的一只手从山峰变换到美腿上,抚摸着移动到睡裙里,当触摸到内裤,摸到裆里湿湿的布料时,我的小兄弟胀痛到了极致,赶紧拉着她的小手放进了短裤里,放在了凸起之处,那种被温热小手包裹着的感觉,那种手指捏了又放再捏的感觉,差点让我喷然泄出。
    就在我激情难忍准备提枪上马的时刻,表姐那我放在她裆内摸索的手拿开,主动抱着我吻了我,然后对我说:“今晚不要好不好?”
    我激动的问道:“为什幺?我喜欢你,我想要你。”
    “到西安好吗?我不想再这里。”
    “我想啊。”
    “乖,听话,到西安我再给你好不好?”
    表姐再一次热吻了我。
    “……好吧!”
    我还能说什幺呢,那种情况虽说当时心有不甘,小弟弟也还志气昂扬等待着冲锋,但是表姐竟然已经这幺说了,我不见得霸王硬上弓吧,我是想和她做爱,但不代表要硬上她,我在乎她,尊重她的意思。
    反过来她也是在乎我的,所以才会和我商量,反正明天就下山去西安了,晚一天而已,就当爽事多磨吧。
    那晚,虽然房间里是两张床,但我们浪费了一张,我搂着她睡在一起,床不够宽,但是我们紧紧贴着,也不至于翻个身就掉下去。
    那一夜我做了个很美的梦,梦到我伏在表姐的双腿间不停的做着俯卧撑,一撑到天亮。
    第二天,我们把剩下的顶峰攀登了,中午刚过就坐索道下山了。
    因为非节非假,还是工作日,一个轿厢里就我们俩,我们一边欣赏着华山的峻美,一边你亲我吻的互动着。
    等我们到西安已经华灯初上了,我记得我们住在钟楼附近的一个挺高档的酒店,房费好贵。
    晚餐就在酒店附近的回民街吃的,各种美食,烤羊腿,泡馍,肉夹馍,吃的肚子是滚圆滚圆的,开心的是哈哈大笑,然后手把手的逛着回到酒店。
    回到房间我就一把抱起了表姐,把她抱到了房间里的大席梦思上,直接压在她的娇躯上,两个人疯狂的交换唾液,伴随着双方急促的呼吸声和冲动的欲望各种抚摸探索。
    等到重新起身喘息的时候,脸红扑扑的表姐起身翻找一番衣服后轻声说道:“身上黏黏的好难受,我先去洗澡了。”
    看着她进入浴室的美艳背影,我强压镇定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等浴室里想起了淋浴的声响,我按捺不住不断翻腾的冲动,麻利的脱光衣服,挺着一柱擎天的小弟弟也沖进了浴室。
    正在洗头的表姐完全没想到我会进来,等我从身后抱着她,小弟弟直接顶在她的屁股上不仅抖了一下,接着就是转过身不停的用双手捶打我的胸部,嘴上叫道:“变态,去死。”
    都这样了,岂能说出去就出去,我厚着脸皮抱着她,对着她耳朵后面吹了一口气,温柔的说道:“姐,我们一起洗吧,时间就是黄金,浪费是可耻的。”
    “变态,去死。”
    一丝不挂的表姐,还害羞的用双手挡在胸前,我把她护胸的手掰开,搂紧了表姐,两只手掌放在她的美臀上不断揉捏,时不时的在两腿之间触摸一下,每触摸一下表姐就抖一下,到后面,她的手搂着我越来越紧,两座山峰压迫着我的胸膛,我的小弟弟矗在她那片蜜桃花源处,那滋味真是无比销魂,激动的小弟弟一跳一动的。
    “姐,我帮你洗吧!”
    说罢我就将表姐转了个身,拿过沐浴乳挤在手中,就往表姐白皙的肌肤上抹去,从后颈处一点点往下抚触,后背,腰窝,转到前面的腹部,往上前胸,最后用手掌帖着高耸的蓓蕾打圈按摩,十指时不时的抓紧圆形山坡,小弟弟就这样直插在肥美的屁股上。
    抚摸完上半身,又挤了点开始下半身抚触,先是美臀,不停的揉搓,而后一手一条大白腿,从大腿根部往下,一直到小脚丫,轮换着抬起她的脚,一个个脚趾头的揉摸,然后前面膝盖,最后是那片倒三角区域。
    轻轻的抚触着被水打湿的阴毛,用手指慢慢在阴毛中打圈,慢慢探索,找寻那一条神秘的小水沟,用手指横在小水沟中前后运动。
    最后,我轻轻的亲上了表姐的桃花源,先是阴毛,缓缓呼气掠过,而后用嘴唇扫过小水沟,用鼻子嵌在阴蒂处不断摩擦,再伸出舌头探入湿润的源洞口翻卷着。
    表姐不停的用手推我的头,嘴上不停的叫道:“不要,不要……那里髒,小X,求求你不要舔了,髒啊。”
    随着舌头的不断翻卷深入,表姐深吼一声,令人销魂的呻吟声再现,推我的手也不再有力,反而不停的拉住我的头发,整个人如抽搐一般靠在浴室墙上。
    那时又不懂这就叫高潮,还以为表姐哪里不舒服呢,赶紧从桃源洞里退出舌头,搂过她防止跌倒。
    等表姐恢复过来,我俩就真的开始洗澡了,三个晚上没有洗过澡了,又是爬山又是激情的。
    洗完我坐在马桶盖上仔仔细细的帮她擦乾,用浴巾裹住她抱到床上后侧卧在她身边,拉着她的小手直接放在翘起的小弟弟上,深情的和表姐对望着。
    在她略显娇羞的套动刺激之下,我慢慢的动手把她身上的浴巾拨开,一具美艳无比的胴体,完整的显现在我眼前。
    乌黑的长发散落在枕头上,红红的脸庞衬托着美丽的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高耸的鼻樑和娇嫩的双唇。丰满的双乳略有耷拉的铺在胸前,两颗蓓蕾坚挺在小山坡上,平坦光滑的小腹之下是那令人着谜发狂的仙境,黝黑的密林遮掩着被一双白嫩长腿托起的桃花源,隐藏在深处的那个湿润的桃花源处。
    又是一番情难自抑的亲吻舔舐玩弄之后,我夸张的大口喘着气,看着这具真真实实展现在我面前的动人娇躯,不由自主的咽了几大口唾液,坦白的说当时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快,手也有点帕金森式的抖动,既是激动不已也是紧张所致。
    因为这种境况,接下去会发生什幺已经无法避免了,开弓已然没有回头箭,这时再退后那还算人啊。
    做爱对我来说不陌生,大学时也谈过2个女友,深入沟通频率也不算少,但这回不一样,我要冲锋的对象是我表姐,尽管是远房的,但怎幺说也沾着亲带着故的,激动和害怕还是并存的。
    所以当我跪在床上,用膝盖把表姐两条并拢的大白腿分开时,真真切切的我的腿是颤抖着的。
    看着用手遮住眼睛的表姐,兴奋的我扶着坚挺的小弟弟,顶在被我的唾液和爱液浸润的阴道,用龟头上下的摩擦,从阴蒂到阴唇不停的磨蹭。
    听着表姐渐起的呻吟声,我摩擦的更加带劲,探寻到阴道口后,我指挥小弟弟顶在洞口暂缓不动,慢慢俯身朝表姐脸上亲了过去。
    当看到表姐把遮住眼睛的手拿开,我对着她说:“姐,我爱你。”
    同时,腰一挺屁股一压,整装待发的小弟弟在表姐的尖叫声中,一下子进入到一个温暖润滑的空间,一个好像有很多手紧紧握住小弟弟的空间。
    那种舒爽感觉别让我形容,真的没法形容,硬要我形容也不是没法说,就两个字也能表达:我操。
    随着我不停的前后移动,表姐的叫声也越来越响,两条大白腿也都围在我的腰上,那舒爽空间的紧压感也是愈来愈强,感觉已经不是很多手紧握而是很多嘴巴在不停的吮吸,渐渐的一阵酥麻感从后背缓缓显现,在酥麻感将要到达顶点的时刻,我拼命的往里猛一顶,感觉龟头顶在了一块海绵上,酥酥软软的。
    表姐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顶的一声尖叫,随之我的子子孙孙们从紧贴在海绵的尿道口喷薄而出,一下,两下,三下,整整五下,把我憋了很久的欲望,一并给射了出来。
    昏暗的灯光,照亮着床上两具一丝不挂叠在一起喘着大气的裸体男女,空气中也弥漫着略带酸涩的味道。
    当我疲软缩小的从表姐桃源洞里退出后,表姐赶紧坐起捂着阴部跑进卫生间里,我紧跟着走了进去看着坐在马桶上的表姐,精疲力尽的小弟弟耷拉着,龟头上还带着精液的残留物。表姐看了一眼颓废的小弟弟,娇羞的扭过了头。
    等我和表姐沖洗乾净重新睡在床上,表姐枕在我的手臂上依偎着我,我则是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她那手感大好的屁股。
    表姐亲了我一下说:“又被你给那个了。”
    “又?我这是第一次和你做爱。”
    “胡说,那次我喝醉你就弄过我了!”
    “那次我真没有,真的,我只是摸过亲过而已,我可以发誓,我那次要是那个你了,我就永远阳痿翘不起来。”
    “变态,你阳痿和我有什幺关系。”
    “我要是阳痿了,就没法伺候你了呀!”
    “去死,我又不需要你。”
    “真的不需要我?你说真的?”
    “去死……”
    “不要啊,你个变态。”
    第二次不出意外紧跟着到来,我们尝试了对坐位,后入位,在我发射了四次之后,两具光不溜秋的又趴在了一起。第三次我只射出了两次就结束了。
    半夜1点,我看着撅着大白屁股睡在我身边的表姐,亲了一下她的脸庞后我才关掉电视睡觉。
    我俩在西安待了三天,每天晚上都在做爱。
    后来我们也只有去外地或外国旅游时,才会一起做爱做的事情重温激情,回到家里后,其实我俩真没做过几次爱,一是熟悉的环境怕被撞破,二是工作关系闲置时间不多,三是她又交了男朋友我也有了新恋情,彼此都有新的精神寄託。
    虽然我爱她,她也稀罕着我,但是我们这类关系又不可能真的结婚生子厮守一辈子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偶尔放纵一下未尝不可,长期沉溺就不健康了,更何况我俩这种严格说属于乱伦范畴里的行为。
    现在过年偶尔聚会看到表姐,我们也就相视一笑,一个拥抱,一句我爱你换来一句变态。
    
【完】
(注:“变态”,“去死”是我表姐的口头禅,所以经常会从她嘴里蹦出来。
    但貌似只听过她对我说这2个词,对其他人她从没说过)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